深圳
深圳搜狐焦点网 > 深圳新房 > 新闻中心 > 项目 > 正文

2017世茂前海中心经济与发展高峰论坛

2017/12/22 15:36 来源: 搜狐焦点网 评论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2017年12月22日,“锵锵四人行 前海风云录——2017世茂前海中心经济与发展高峰论坛”将在世茂前海中心展示厅举行。

【活动主题】锵锵四人行 前海风云录——2017世茂前海中心经济与发展高峰论坛

【活动时间】2017年12月22日下午14:00-17:00

【活动地点】世茂前海中心展示厅

【出席嘉宾】王世泰、老亨、王海鸿、贺立立

【活动流程】

14:30-14:35 王世泰主持开场

14:35-15:30  嘉宾对话/发言

15:30-16:40 论坛交流环节

16:40-17:00  合影离场、活动结束

深圳搜狐焦点网记者在现场直播,刷新可见最新内容。

【14:30-14:35】 王世泰主持开场

王世泰:各位线上线下的朋友,今天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农历冬至,冬至在我们老家算是大如年,天有四时,冬至如年,这个时候通常我们会展望来年。今天很巧,我们在一个超级湾区,一个超级亮眼的项目里,遇到几位超级大咖,大家一起来漫谈一个超级的话题,这个话题关于前海,关于中国,关于世界,天有四时,冬至如年是一个说法。我们这儿是一个超级工程、超级地标、超级资本,产生超级的价值,今天来到这个“锵锵四人行”的组合当中,我不得不介绍这位具有超级才华,具有超级自我,同时有超级担当的王海鸿先生,王者三横一竖之王,海者前海之海,鸿者惊鸿一瞥之鸿,王海鸿先生走过很多地方,看过世茂的很多建筑,对世茂滨江大厦、上海中心如数家珍,但世茂前海中心他还是第一次来,我想你今天一定有很多新鲜的感触,今天的“铿锵四人行”将会由王海鸿先生开始,大家掌声欢迎!

活动现场

【14:35-15:30】  嘉宾对话/发言

王海鸿:非常感谢王老师的介绍,尽管今天是冬至,理论上来讲是最冷的一天,但现在感觉社会的热度是非常炙热的状态,无论是文化、经济,各方面大家都有很高的期许。回过头看我们走过的这些年,中国的进步真的是非常巨大,90年代初回到北京,跟北京的朋友,一位高校的老师一起去看一部电影,《虎胆龙威》第一集,他想象不到在一栋大楼里发生的警匪故事,从这边的楼梯追上去,从那边的楼梯追下来,他想象不到,可以用中控来控制地下室、电梯,遍布全楼的摄像头可以捕捉全栋楼每一个点每个人的行踪。北京的高校老师觉得太遥远,短短二十年过去了,现在这些在中国已经不算是稀罕的事情。社会的进步还是要先靠物质的进步来拉动,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刚才看了前海中心的介绍,比那个时候又先进了不知道多少代。

王世泰:迭代非常快。

王世泰

王海鸿:所以我觉得对未来充满着期待,我们今天讨论湾区的大考量,第一个发言先阶段性到这里。

王海鸿

王世泰:海鸿先生给我们拉进了时光隧道,让我们看到二十年前对科技、对城市建设、对变化轨迹的寻找,其实他巧妙地给我们留下一个钥匙扣,你想知道我接下来更精彩的发言吗?留待此后,我心中带着满满的期许,把目光转向老亨先生,老亨者,深圳因特虎创始人,其实他是深商主义的代表,精神领袖,也是深商文化的一面旗帜,他身上的头衔太多了,我无法在这儿用很多的排比、形容的句子来形容他,因为他的学识、风度常常会征服我。

今天活动的缘起是定位为你那一篇10万+文章,搅得江湖风云四起,争论不少,据内线人士向我报告,昨天你去了广州,因为你这篇文章出来以后,让广州有很多惊讶,有很多惊叹,也有很多惊恐,我不知道广州方面的人士用怎样的眼光来看前海在湾区的作用、地位、价值,特别是我们这儿出现了一座地标式建筑,它可以跟迪拜的哈利法塔对标,当然广州的“小蛮腰”也很漂亮,我想让你从建筑形态上做一个研判,你跟大家坦诚交代一下你的想法,你是深圳主义者,你对深圳这座城市的未来,对前海的未来,包括世茂前海中心在当中所代表的标志性意义,你有什么解读?不然我会怀疑10万+是从那儿来的。

老亨:大家好!我还是要对自己做一个介绍,所谓深圳主义者也好,对深圳比较关注是我的特色,来到深圳,就是要关注这个地方,否则我们为什么要来深圳呢?关注深圳,持续关注,有自省精神的深圳人,我想这大概就是深圳主义,它不是把城市孤立起来,因为我们都是来自于五湖四海,我们不用绑定我们就是深圳这个地方,我们之所以说是深圳主义,也就是我们关注这些值得关注的东西,比如它的价值观,比如深圳形成的独特魅力,这是吸引我们的地方,所以跟狭隘的地域主义没有关系,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如果说对深圳观察的心得与体会,有两点:第一点归于互联网,互联网就是一种集成,它集成大家的关注,集成大家的智慧,它把大家的好的想法放在一起,容易出成绩,如果说我对深圳的观察有些心得体会,并不完全是我一个人的心得体会,我是做了整合。由于我们率先站出来说我们是深圳主义者,或者率先被人说成深圳主义者,我们身边果然聚集了一批很有深圳情怀的人,这些人把一些好的想法不停地聚集在你身边,不停地敲打你,不停地质疑你,促使你去思考,可能让我们想一些平时不会主动想得到的事,如果说我们有一些观点、有一些想法,好像觉得值得关注,有一点出人意料,那也是大家的。

首先介绍一下自己,我是在关注深圳方面,并且用互联网的方法服务共同关注深圳的人群,所以我的观点并不纯粹代表我个人的观点,免得批评我的时候有一群人。

我要交代一下前不久写这篇文章的前因后果和动机,真实情况是这样的,我是深圳市华强北商会筹办人之一,跟华强北的商家很熟,大家知道华强北商会所在的华强北商业街正在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几年的工程围合,现在变成步行街,但这个模型在摸索之中,大家都在想接下来华强北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前一阶段,深圳包括全国都在掀起一股环保改革,很多地方高污染或者环保不达标,现在都要取缔,深圳和广州在环保方面做得不错,基本上在全国是领先的,但在全国大环境的影响下,各个企业也处于比较紧张的氛围当中,其中我接触到了一个我平时根本不会注意到的行业,就是表面处理行业,所谓表面处理行业,大家都有手机、手表,手机、手表外观很漂亮,一定要经过表面处理,而表面处理有一定的排污量,这个行业我们不会关注它,可是它的重要性就相当于如果没有表面处理行业,或者这个行业迁出深圳,我们的手机产业就没有了,“手表之都”就没有了,黄金珠宝就没有了,深商在全国号称50%以上、70%以上占比的企业都受益于表面处理行业,如果环保标准提高或者表面处理行业迁出行业,就意味着产业基础没有了。类似这样的话题,我在关注深圳的同时,认为商业是这个城市的主要特色,商业精神是这个城市的基因,由此接触到一些企业和企业家,他们的问题就汇总到我这儿来了,不是我很聪明,不是我能想到问题,是因为你扛着这个旗帜,这些问题就找上来跟你商量。我当时给出的建议方案是表面处理行业现在如果要外迁,一定不能往河流上游迁徙,比如河源、博罗,可以迁靠近海域的地方,比如深汕合作区,这是我的建议,我要特别说明,因为海鸿常委是代表决策者来听取意见的。另外一个方面,我有一个强烈的意识,就是深圳的企业、企业家、深商正在经历一次新的转型,我刚才说的华强北、表面处理行业是小个案,但标志性事件是2016年5月30日中国科技创新大会,华为总裁任正非代表深圳的企业,也代表中国的企业作大会发言,向习总书记汇报,其中就提到了华为走进了“无人区”,既没有目标,也没有规则,非常迷茫。

王世泰:没有对手。

老亨:已经没有学习的对象,华为都开始感到迷茫,这种迷茫其实代表了深圳的企业、企业家的转型,我在文章中提到了,我们至少经历过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外贸和“三来一补”,其实“三来一补”的加工业都是外贸的一部分,是外贸的一个环节,这个地方以蛇口和上步工业区当初的粗加工业为主,赚取的是土地差价和劳动力差价,我们不去深谈这个问题,它所带来的“深圳速度”、“蛇口精神”都跟这一次的企业热潮相关。经济发展了才会有城市发展,有了城市发展,社会各方面都发展,经济是主线。

这一波转型以后,深圳很快实现了第二次转型经济,这就是以IT产业来装备制造业,我不把它当做高新技术产业,其实这个阶段就是以华强北为依托,华强北由于中电的进入,全产业链引进了电子产业,我们现在能够想到的深圳的高新技术产业都跟这个相关,比如华为就跟这个相关,我在福田企业服务中心做过调研,华为为什么选择做程控交换机?他一开始是做贸易,实际上是福田已经有一家做程控交换机做得非常好,叫长虹,跟四川的长虹电视机一样的名字,这是福田区属国企,他们已经在程控交换机上做出成绩来了。因为体制所限,华为的体制比长虹强,其实华为并不是凭空做程控交换机,是培养了经验,有了人才,摸出了路子,这就是跟华强北相关。

腾 讯创始人马化腾就是从华强北出来的企业家,他所做的一切都和华强北相关。华强北为什么这么重要?是因为它为电子产业的上下游建立了非常强的联系,产业基础、配套基础要素都在这儿回合,这个基础打得比较好,再用电子技术去装备升级制造业的时候,我们步步领先,比如柔晶体,高交会第一年我就服务他,他一开始连摊位费都付不起,他就是毛巾,加入电子芯片,加温之后,又有温度,又有香气,又五颜六色,一炮打响。深圳第二次转型是跟华强北中电打下的IT技术的基础有关,这是第二次升级。

第三次升级从华强北延伸到天安数码城,政府科技园还在规划中的时候,天安数码城转型了,他把原来的加工业装备一下,变成一个高新技术产业园,你来了,没有钱,不用交房租,你的房租先欠着,接下来你赚钱了再还给我,或者是我占你一点股份,天安数码城也是我参与筹办的,后来从天安数码城出了多少商业公司?更进一步,由天安数码城到了南山政府主导的科技园,政府力量显示出来,一是大企业进去了,二是政策配套了,正规军开始出现,我们现在还在吃第三次转型给我们带来的红利,真正有自主产权的高新技术产业是这一波开始的。

华为所碰到的创新是什么?就是单靠一个企业已经无法实现全产业链的创新,前面的5-10年我们看到的创业英雄都是我有一个好的想法,我找一个投融资机构,天使投资,A轮、B轮,上市。接下来像华为这样的巨无霸企业已经无法说我有技术创新、我的产品非常好,能吃上几年,华为所遇到的问题,用任正非自己提出来的想法就是我们创新都无从下手,不是说我有一个东西,我不告诉你,我拿着专利再去融资,而是我不知道有什么创新,不知道未来往哪个方向走,是正确还是错误。前面的37年是前面有榜样,我们超过他就是目标,现在已经进入无人区,这个时候需要两条,即挖人和培养人,华为已经在全球挖人,德国、俄罗斯的工程师各有什么特色,各有什么亮点,全部拿来为华为所用,聚集现有的高人。华为率先认识到培养人的重要性,教育很重要,而且基础教育很重要。所以我在文章中提到,我们跟香港合作,要在落马洲打造人才教育特区,全世界范围内不仅聚集人才,还要培养人才,以这个方向作为我们的基础工程。

另外一个方面,跟互联网集成是一样的,有了好的商业创新,有了好的实验室产品,你要进行商用,不是原来我有一个idea,我找天使投资、找A轮、B轮,而是要有一个集成应用的平台,集成特别重要,南山、后海和科技园片区原来没有考虑这个,原来科技园的概念依然是你有好想法,我来给你进行孵化,鼓励孤胆英雄,单兵作战,而我觉得前海有可能会比后海、比深圳的科技园更进一步,摸出一套体系出来,从产品的筛选,金融、人才、运营团队,一个体系出来,适合集团军作战,之所以生产性服务要成为前海的特色,其实就是集成和体制的力量,要集团军作战,这样才能辐射到整个珠三角,成为港珠澳大湾区的引擎,这是对前海的期待。前海的发展一是不能太快,二是不能太LOW。

因为你太快的话,马上把楼全部建成,一定没有细细想过,我觉得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打磨,要好好定位,项目要好好策划,起点不能太LOW,现在的前海门槛越来越高了,你要设立门槛,你是有资格设立总部的,不能一个小小的创意就拿来这里,我觉得这已经不是前海的主要任务了。不太LOW体现在哪?一是硬件要高,二是软件要高,我在这篇文章中对世茂前海中心有一个印象,我感觉前海的物理空间基础之上,我们有没有艺术标准,我对物理不是太懂,对于风洞原理、对于45度旋转这些物理学原理不是很懂,但它的曲线美给人的感觉不一样,到了这个高度,我们可以跟我们心仪的世界著名高尚商务区媲美,比如上海浦东,浦东一亮相就让人惊艳,不是因为它的建筑物有多高,而是每一栋建筑给你一种惊艳的感觉,这其实超过了物理审美,它给了你一个艺术审美的标准,使得你感觉到心灵有所皈依,看到这个,你内心会喜欢。我们再看曼哈顿,再来看伦敦的金丝雀,其实都是在物理空间基础上加进了人文艺术的含量。

我留意到这样一个建筑,是因为它在方面取得了突破,这种突破取得了一个趋向,深圳人是很实在的,“三来一补”的时候,标准厂房是投入越少越好,快速上马,看完世茂前海中心,我感觉到标准在改变,我们要求好看,心灵有归属,这才是跟世界各大湾区著名大城市核心商务区进行竞争的标准,这个标准无形当中提到了,这个想法都是基于我们平时对深圳和深商的研究自然生发出来的。

最后讲一下写这篇文章的爆发点,有一个时间节点,2017年9月11日,香港科大李泽湘教授作了香港跨越智能时代白皮书的发布,创新局、功能局、科技署、青年先锋创业群体500多人坐在下面,这件事情标志着香港开始转型了,我们原来讲香港,一是觉得香港回归以后,底层不太关心政治,特首以稳为主,董建华有很多想法,但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有很好的落实。后来香港的决策者都是比较求稳,香港的财富阶层在快速进入内地,赚的是热钱、快钱,这个钱没有回馈到香港本土,普通老百姓没有从中受益,以至于李嘉诚这样的财富大鳄已经在全球开始布局了,这个时候谁来填补空白呢?我认为就是李泽湘,李泽湘是大学教授,又不同于大学教授,因为鼎鼎有名的大疆无人机就是他带领学生搞出来的,而且取得了世界级成功,所以他是产学研一体,有财富,也有学问,而且产学研一条线打通。就是这样一个人物,他给香港的解决方案,同时也是给深圳的第四次转型提供了一个答案,香港要实现转型,要抓住最后一波机遇,靠两个轮子,一是粤港澳大湾区,一是智能时代,马化腾出面提粤港澳大湾区提议,沈南鹏提出智能时代,任正非作为企业家,他觉得我在考虑企业往前发展时有些看不清方向,而李泽湘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他不仅告诉你企业怎么做,也告诉你香港怎么做,接下来还告诉深圳、东莞怎么做,所以他提出香港、深圳、东莞、广州携手打造“硅谷走廊”,这就相当于给深圳的企业、企业家,也给深港合作指明了一个方向,恰恰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认真聆听,为什么9月11日这个日子我记得这么清楚?我觉得这是划时代的,香港人有主意了,接下来很快,我们耽误很长时间的高铁加快了进度,我们在落马洲快速推进,前海刚刚提出服务深港合作,现在已经进入实质性的地步了,这是我们的机遇。

恰下在这个时候,我们遇到了一些不和谐声音,一是10月1日深圳过了一个超级长假,这个超级长假让深圳人体验到虎门大桥拥堵的痛苦,虎门大桥拥堵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长期解决不了?这就是珠三角内部整合出了问题,为什么这么严重的问题一直到现在还解决不了?说明粤港澳大湾区的内部整合不够有力,持续24小时,最长在桥前后堵了10个小时的人用手机发信息,发朋友圈,告诉亲戚朋友我在这里堵了10个小时,快休克了,快疯了,有没有人关注我们?普通人关注粤港澳大湾区不是理论,不是写进规划,而是实实在在这个大湾区内部融合好,你没有做好,通过堵车已经反映出来了,情绪的酝酿是第一个点。

第二个点是粤港澳大湾区的草案当中,把深圳机场的国际航线规划到白云机场,有没有搞错?虎门大桥已经那么堵了,你还要深圳的商人、企业家跑到广州白云机场坐国际航班?这是没动脑子。虎门大桥已经堵了那么多年,我心里堵没有地方发作,机场内部整合和规划严重违背市场需求,形成了一个爆点,深圳学者中科院宋丁教授当晚写了一篇文章,他是学者,彬彬有礼,但我认为也写到位了,讲清楚了。接下来民间学者写了一篇带情绪的,虽然几个小时这个帖子就删了,但以各种方式保存,长微博、截图,在民间传播。你不是要搞粤港澳大湾区,不是要抗衡世界吗?我们内部的整合做得不够,这一点也是促使普通市民关注粤港澳大湾区的第二个爆点。

第三个爆点是广东省统计局关于深圳的GDP超越广州,广东社科院的专家认为今年或明年有可能深圳的GDP会超过广州,可是没想到去年的数据一纠正,深圳GDP已经超越广州了,超越就超越也没有关系,关键是信息披露后又删了,过几天又原样放出来,这样一公布、一掩盖,再一公布,引爆了民间的关注,它促使我们在想珠三角到底怎么了?粤港澳大湾区到底遇到了什么问题?我们不是在挑战全球其他三大湾区,五年之内达到第一,为什么内部问题还没有解决?如果这些问题没有解决,我觉得珠三角的整合会有问题,人流会有问题,珠江东岸和西岸会有问题,前海以生产性服务业覆盖珠三角的愿望会落空。在这个时候,我们作为关注深圳的人,关注深商的人,自然要往前面推进一步,不呼吁解决这些问题,我认为前海的大环境问题没有梳理通,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是站在更加大的范围内关注前海,关注深圳,关注深港合作,关注大湾区。

基于这个角度我写了这篇文章,虽然有点罗嗦,其实我是很平和的,我名字中有一个“和”字,我只是说前海得到5票的支持,全国人民来广东首选地方是深圳,这里不排外,这里可以说不太纯正的普通话,不用像海鸿似的讲北京普通话,我讲湖南普通话也能很快融书深圳。惠州是客家人占相对主导的地位,所以广东的客家人会支持深圳一票。粤东的潮汕人全世界最喜欢到的地方已经是深圳了,他们也会支持深圳一票。接下来深中通道开通以后,中山人作为广府人也会支持深圳,再加上李泽湘教授认为深港携手,东莞携手,打造世界新硅谷,那就是把票投给了深圳。这五票就是人气,人气就是财气,有财气,深商的升级就能成功。

我先说到这儿。

王世泰:谢谢老亨,非常饱满,说到这儿,不知道大家注意没有,他说他名字当中就有一个“和”,老亨叫黄东和,老亨作为深圳主义者的代表,不光是一名当空飞舞的旗帜,他也是深圳城市史的太使公,深圳这个城市的发展,形体的成长、精神的成长需要有人来记录,深圳主义者的代表在记录,刚才我听他做这一番演讲时,深圳的几次转型,第一次转型、第二次转型、第三次转型,应该说前海的出现是第四次转型,而这种转型可以是商史的脉络、经济史的格局,最后会到城市史来透视。

老亨今天还报了一些内部的料,我是他的粉丝,只是盲目的被他的文才、思想、睿智所打动,但我不知道为什么,9月11日出现了,然后他从三个逻辑层面告诉我们虎门堵车,第二个是国际机场选址,都是引起深圳主义者心中忿忿不平的地方,第三是关于鹏城和羊城GDP数字的微妙出台,都让我们想到深圳这样一座目前在国际城市史当中扮演着特殊角色的年轻力量,在中国经济的大版图格局中的定位和价值受到各种力量、各种眼光的透视,这里面可能有行政的力量,民间的力量,理论的力量,市场的力量,我们今天在这儿聊其实是多维的,既然是多维的,我们允许各个层面的人发生,老亨的声音很丰满也很权威,但坐在他旁边的贺立立先生可能觉得“王老师,你对他的评价有点高了,你不知道有老贺存在吗?”贺立立者,谁也?南方都市报一支名笔,网络叫他“名记”,这个词因为读音的问题我就不用了,他其实是一位男士,文章写得非常好,圈内称他为“地产老炮”,地产老炮不是面孔非常狰狞的人,他有时候写的文章柔情婉转,而且现在取了一个非常勾人新鲜的名字,叫立人立言,人先要立起来,然后立言,今天在这个场合,立人立言会给我们贡献什么样的观点和建言呢?大家掌声欢迎!

贺立立:每次到世茂来都给我惊喜,对于地产人来说,世茂是在华东,我们觉得总是有距离,因为机缘巧合,跟世茂走近。刚刚王老师的开场白给了我非常大的压力,这个压力来自于几个方面,一是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冬至节,人都说冬至大过年,今天能根一帮好朋友相聚在世茂,在这样一个空间,我们一直在地产江湖行走,但是以这种行走的方式出现也是第一次,也是一个很特别的日子。

贺立立

其实我今天想谈三个话题,也是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因为我跟老亨的关系,我见证了他这篇文章出来以后在市场的影响,现在这个时代最缺的是思想和观念。二是想表扬一下世茂,世茂是一个进深圳市场不过三、四年的公司,在这篇文章出来以后,关注深商精神、关注城市精神这样一个宏大话题时,深圳地产商也好,深圳各行各业也好,没有关注到这个话题,但从华中杀进深圳的世茂最先关注到这个话题,我知道世茂公众号上有一篇文章,说到我们要跟深圳精神、深商精神同在,我觉得这个企业很有情怀,很包容,也是很敏锐的企业。第三个话题,这么多年房地产已经被妖魔化了,都觉得房地产商是土豪,其实房地产干的是艺术,是生活,深圳这么多年走过来,尤其是房地产外立面的设计,尤其是商业,我们到福田一看,都是筒子楼,世茂45度旋转的楼宇,高度全球十大旋转地标排行第六,中国第二,我觉得以后在深圳地产史上绝对有地位。

老亨出了这篇文章之后,深圳意见领袖群和深汕民间智库群对这篇文章的关注度开始高了。

王世泰:插一句,老亨这篇文章不止10万+,还在发酵,而有些网红的10万+是通过某种方式表达数字的,这里就不说了,老亨这篇文章是思想的力量、智慧的力量。

贺立立:这篇文章出来之后持续扩散,我跟老亨都是南方都市报的,我当年在南方都市报工作的时候,老亨的因特虎最早是由南都发起的,那个时候我们就有联系,另外我跟老亨同乡,他的文章我一直比较喜欢看。

王世泰:你们都是湘人。

贺立立:对。这篇文章出来以后,我发现有一个特别的现象,证券时报在第二天还是第三天就把这篇文章的重要章节登出来了,我在媒体圈有很多朋友,证券时报通过各种客户端、微博、微信,推荐给他们的财经人士。这篇文章很长,当时我还给老亨提了意见,以后版面可以更漂亮,我放了两段在我自己的头条号上,现在的时代,你可以出位抓眼球,但可能这篇文章的生命力只有两个小时、三个小时,既能发出来,又能表现自己的声音,又能让这篇文章不被删掉,这是很多自媒体人都在考虑的,就像《芳华》一样,很多人批评冯小刚,我觉得是没道理的,你让冯小刚有棱角、有观点,批评那个时代,电影不可能上映,他一定要把自己的观点隐藏在某个角落,所以我说中国应该感谢冯小刚,他把当下的问题以隐讳的方式,通过片子表达出来了。

老亨这篇文章出来以后进一步触动了广州民间人士的神经,所以才有了昨天的南方民间智库邀请老亨入穗,他当时叫我去的时候,我一想,地点在南方新闻系的大本营,所以我说一定要去看一看,那里有我的情感,我很感谢第一份工作,我后面的工作都跟那份报纸有关。昨天与会的“知道分子”原来是南方都市报最有名的栏目,现在做成知道分子书房菜。昨天过去是闲聊、聚会,同时大家做简单的碰撞,没有想到碰撞出来一个成果,南方民间智库的背景,一是原南方都市报的记者,二是广州社科院的高级研究员,这个智库说是民间智库的形式,同时也是省委宣传部、市委宣传部类似于顾问合作方,昨天不光广州的去了,还有佛山的李少葵(音)先生,当时大家一碰撞,我发现了一个精神状态,广州那么多资源,那么好的位置,但我觉得昨天表现出来的是无力感或者说无奈感,他们都是很有才华的人,对城市、对湾区的认识很有抱负,但他们对广州有无力感,其实这两个城市不存在谁超越谁,我昨天也表达了这个观点,沿海的优秀城市都有这样的两个城市,福建是厦门和福州,浙江是宁波和杭州,江苏是苏州和南京,所以不存在谁超越谁的问题,关键是怎么把大湾区怎么干好,大家都看到了其中的问题,咱们是面和心不和,其他四大湾区都叫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我们为什么叫粤港澳大湾区呢?为什么不是深圳湾区?为什么不是香港湾区?为什么不是广州湾区?

王世泰:你可以提一下,叫前海湾区。

贺立立:这是个好点子,前海真的可以超然,现在湾区需要一个超然的东西,撇开利益性的东西。现在这个时代,思想的力量是最重要的。

为什么我要表扬世茂?这么宏大的话题是由世茂提出来的,深商这个概念非常好,这个概念其实也是老亨提出来的,我觉得深商超越于中国传统任何商班,因为深圳是移民城市,所有来到深圳的人都可以叫深商,我们来到深圳,就把自己交给这个时代了,砸掉了原来的铁饭碗。

老亨:世茂来到深圳就成为了深商。

贺立立:现在深商是有门槛的,不是每个人想来就可以来的,现在深商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就在地产这一块,世茂不但来到深圳,做了两件有门面的事,一东一西,现在恒大也把总部搬过来了。

王世泰:本身世茂就是缔造城市封面,如果前海命名为前海大湾区,世茂在这儿,以300米空中旋转建筑,它是一个封面,刚刚又在龙岗拿了深港国际中心600米+摩天大楼的建筑,这两点可以佐证你的观点。

贺立立:600米+不仅仅是深圳的封面,以后可能是中国的封面。刚刚老亨说到无人区,现在深圳已经走入了无人区,原来是赶超广州,现在已经超过广州了。这又要从因特虎十年前的话题说起,《深圳,你被谁抛弃?》,因为深圳有了政策,其他城市也开始有了,深圳感受到别人追赶的压力,自己又失去了方向,所以我觉得今天深圳的成就跟十年前因特虎做的事有关,当年于幼军、许宗衡给深圳定的规划基础是今天发展的基础,今天深圳又走进一个新时代。

老亨的文章虽然尽量写得平和,但我觉得是一个新的观点,我们今天在一个新时代,要继续对这个话题进行关注,我们昨天碰面的时候,当时广州社科院的潘博士提出要做湾区智库联盟,这个智库联盟未来的发声应该会对大湾区的整合,对深圳的发展有一个推动。今天李强也在这里,我觉得世茂可以参加这样的发起活动,与智者同行、与财富人士同行肯定是你们追求的,大家一起来做这件事,这个事绝对有意义,现在大湾区的问题太多了,广州不是太积极,香港很慢,深圳是最热的,希望世茂继续跟进这个事,我觉得非常有意义。

第三,谈谈对世茂的感觉,世茂前海中心45度旋转,我做地产十几年了,深圳做房子创新性很强,但深圳人继承了潮州商人的实在,你推开门去看看,福田中心区所有写字楼都是方方正正的,跟火柴盒一样,虽然外面做了一点小的修饰,往往缺乏地标,未来深圳会出现一批有个性的建筑,但能被人记住的地标不会太多,第一、地标新的东西肯定是过程,或者外形特别的。第二是文化,它在这个城市发展过程中具有特殊意义,就像上海宾馆,上海宾馆那边小,但是深圳人都会承认上海宾馆是一个地标,当时说要拆掉上海宾馆,大家都不同意。现在的平安金融中心也是一个高度,但外形我不喜欢,平安金融中心就像一支铅笔。

王世泰:你说到的是艺术造型的问题。

贺立立:对。

王世泰:直线属于人类,曲线属于上帝,世茂前海中心属于上帝送给我们的礼物。

老亨:在实用性需求方面增加了审美,审美能提升附加值。

贺立立:在地产发展过程中,深圳应该多呼唤这样的建筑出现,这样的建筑出现以后一定会成为地标。

讲一个简单的地产概念,地标性建筑和非地标性建筑,租金差距很大,大家都知道平安金融中心是深圳第一高楼,租金600元左右,但中心区普通的建筑,就算甲级写字楼,300元甚至偏下一点,还有更低的,200多、100多,但平安就是600多元。世茂前海中心是前海第一高楼,未来的企业肯定都是精英企业,在“前海”后面加上“经济中心”、“金融中心”、“展会中心”,都不如“前海中心”。我觉得前海以后不应该争夺深圳的中心地位,深圳应该给前海赋能,昨天有一位李老先生提到以后大湾区就是大自贸区,前海应该代表深圳争夺大湾区经济中心的地位,世茂前海中心应该有自己独特的个性,坚持自己的门槛,这样的项目不是面对普通投资客,你想来,我就不让你来,包括以后做的活动都要对精英人群、精英企业家发声,这才是世茂未来的使命。

王世泰:本来贺总讲到这儿,如果有话筒应该递给李强总,但李强总很谦虚,他刚才给我发了个微信,他说“王老师,如果我讲,我想放在最后”,因为海鸿还没展开,今天聊得内容很多都是表露内心,老亨有两句话:一是不希望前海发展太快,二是前海不能太LOW。这份拳拳之心是对前海的高度期许,老贺慷慨激昂,要坚持门槛,因为有世茂前海中心这样的建筑,代表前海的地标、深圳的地标,也许未来可以成为世界东方的地标,所以要坚持门槛,这些都给我们很多触发和启迪。

刚才老亨和贺总讲深圳主义,讲深商,包括我们今天来之前有一段视频在传,说深圳精神,让我突然想到最近读的比较多的一本书是《全球城市史》,乔尔·科特金说几千年的城市史给城市的定义,我才知道,第一、神圣;第二、安全;第三、繁忙。那个时候的城市有宗教概念,但我们现在来解读,它是一种城市的精神,就是说所有居住者和建设者共同认可的一种精神标准之下,安全有社会的安全,交通的安全,居住的安全等等,上帝创造了自然,人类创造了城市,城市这种集群式的居住、生产、服务肯定有很多秩序的问题,一个好的城市必须是安全的,这个安全现在解读为秩序、政策、管理。繁忙讲的是一种现象,其实是讲经济,要有经济活动,要有经济实体,要有经济的交流,如果一个城市没有繁忙下的经济活动、经济交往和经济创造,不称之为城市。我们讲大湾区也好,前海也好,包括世茂前海中心的耸立和存在也好,它一定和经济繁忙有关系,你们刚刚讨论中提到为什么不叫“深圳湾区”?叫“深圳湾区”,广州高兴吗?如果叫“广州湾区”,深圳高兴吗?我们如果叫“鹏穗湾区”,港澳乐意吗?都不乐意,我觉得有可能叫前海湾区,现在我们对标的是东京湾区、旧金山湾区、纽约湾区,这些湾区有的是跟贸易有关,有的是跟对外交流有关,有的是跟创新有关,但是记住,除了这些人类的创造活动以外,一定有大自然,上帝给了我们一个湾,无论纽约湾区、东京湾区还是纽约湾区,都有一个大自然给的湾。天赋+人文,才能构成这篇土地未来的传奇,如果今天的讨论扩散,真有人注意到粤港澳大湾区以后就叫前海湾区,是因为上帝在北纬22.5度之间划了一道漂亮的曲线,才有了前海湾,有了前海湾,再有经济要素的聚集,包括创新能量的注入,还有代表着经济、文化、艺术这种标杆的建筑物的存在,所以我们叫它前海湾区是当之无愧的。

当我说到这儿的时候,我的心里也在忐忑,我旁边坐着海鸿先生,几届人大常委,几届政协常委,他有独特的洞察,独特的眼界,他刚刚只是泛泛开了个头,重头戏在这儿呢。

王海鸿:首先表扬一下,老亨接近2万字的文章,没有一句骂人的话,没有情绪的宣泄,没有强加于人的观点,非常难得,而且我特别赞同他刚才说的湾区不要搞得太LOW。其实在经济的喧嚣中,人有时候会有一种自我的迷失,前几年有人提出一个口号——深港一体化,怎么可能?这是一个不严肃的提法,怎么一体?有两个问题需要回答,你是取消中国共产党深圳市委,还是增设中国共产党香港市委?如果增设了中国共产党香港市委,是不是也按照人口比例在香港发展50万党员?第二个问题,你是让深圳取消外汇管制,还是让香港也实行外汇管制?这两个问题根本无解,所以深港一体化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由此我赞同东和说的这句话,粤港澳大湾区与世界三大湾区有一点根本不同,就是根本不同的社会制度,这是上帝让深圳人、广州人、香港人、澳门人共同回答的,几十年前邓小平老先生非常英明,提出“一国两制”,操作大致有序,但还没有交出最终答案,这不是作为一个政治家的历史功绩写在历史书上,而是千千万万人民的福祉。

刚才老亨提到虎门大桥拥堵的问题,与这个事情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港珠澳大桥修成了,原来的双Y改成单Y,总造价从600多亿到八、九百亿港币,发现一个问题,什么样的车才能开上去?持香港、澳门、珠海三地车牌,起码要持两地车牌,将来这条路会非常冷清,我们堵车的时候可能每个小时虎门大桥的车都不止一万辆,900亿修出来的大桥非常冷清,而虎门大桥永远拥堵。

深圳范围内,由于面积超过100平方公里的河有五条,最近两年市政府投大力气,马兴瑞书记、许勤市长多次提出治理茅洲河,还有一条坪山河,坪山河挺有意思,按说坪山离海已经很近了,但中间有个马峦山,水向北边流,从深圳坪山向北偏东流到惠州,从惠州河往回流,拐弯汇入东江,再从东向流入珠江,而爱命的是深圳自来水取水口就在坪山河汇入惠州的那条河,那条河再汇入东江,再下来。假如坪山河污染的话,是先流到惠州,再流到深圳,所以现在环保力度非常大,设多个检测口,总结以往的经验,怕官僚体制下产生问题。我们考察深圳的水质的检测点设在这个河已经流出深圳、流入惠州一公里的问题,由惠州检测站来监测,结果就产生问题,两地的数据就是不一样,实行同样社会制度的两个城市,连这个问题都缺乏一致。

所以我非常赞同老亨的说法,现在无论经济还是实际数据,还是舆论都非常热,如果用一种宏观的历史观来看,并不是最后带来的都是好的结果,研究民国史会发现,1927-1937年被称为民国黄金十年,当时南京的房地产比之今天深圳的房地产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1927-1937年这个期间没有人会看到1937年之后。同样的,长春伪满洲国1932年建立,一直到1940年,伪满洲国的经济GDP增长全亚洲第一,日本人大量在那儿大搞基建,31、32年经济腾飞,33年中日全面开战,经济照样搞,直到41年跟美国人打起来才垮掉。有时候看起来是一股不可阻挡的潮流,其实很脆弱。当然,今天这种极端的情况不会发生,可是类似于虎门大桥拥堵这样严重的民生问题持续发酵,很难说不好的效果会不会出现。

我倒是有几个建议,我认为大家不要争了,如果共同意识到有潜在危险,也许就不争了,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我同意王老师提到的三点,安全、神圣、繁荣,但神圣这一点不要过分了,龙应台曾经说过一句话“台湾之所以可爱,就在于不追求伟大”,大陆人反过来批评“大陆之所以伟大,就在于不追求可爱”。“神圣”这个词本来很能打动人心,但不能过,比如最近大家都关注的耶路撒冷问题,耶路撒冷为什么成了一个死结?由于新闻报道手段,没去过耶路撒冷你也能看到,中央台用无人机从高空拍,可以看得很明白,市中心的一块台地本来是犹太人建的第二圣殿,非常宏大的建筑,后来被罗马人毁了,只剩下一堵哭墙,墙外面很低的地方犹太人在那里递纸条。而这片废墟上,几百年后,穆斯林把清真寺修在这儿,正中有一块石头,犹太人说这块石头很神圣,当初我的先知亚伯拉罕要杀了他的儿子在这儿献祭,上帝派天使制止了,允许他用一只羊代替,所以这个地方是犹太人非常神圣的地方。穆斯林说你是胡说八道,这是穆罕穆德飞天的地方。同一块石头,怎么妥协?青岛崂山有一块石碑,这个地方本来是一个寺庙,某某年毁寺建观,又过了百十年,毁观建寺,一会儿是佛教,一会儿是道教,一旦发生争执,绝不会你死我活,请当地政府裁决,最多打到天子那儿去,一旦政府或皇上做了裁决,只能这么一回事,你要改,只能一百年后等另一个政府、另一个皇上给你解决。有人说这是好事,中国人不会为了宗教信仰变成那样,但中国的信仰不成气候,永远不是皇权的奴仆,中国没有殉道者。而耶路撒冷这个事成了文明社会无法解决的死扣,神圣绝对是需要的,但不能过。

王世泰:他后来解读为一种城市精神,就像我们说的深圳精神一样,这个城市是需要一个精神来支撑的。

王海鸿:作为中国人真的挺庆幸的,我们没有那些死扣,建国后折腾那么多年,看《芳华》,觉得挺不容易的,没想到冯小刚能拍出史诗出来,很温和,一步步走到认认真真过日子,搞经济建设,一旦把心思往正道上用,发展速度非常快,把这个概念大而化之,到底谁当头真的不重要。刚才老亨提到的一点我也深有感触,东方明珠落成大概是1995年,在那之前我爬过天津电视塔,2毛钱一张票就可以上去,但东方明珠完全不同,大胆用色,95年门票就是几十块,第一次去的时候手机没有信号,过两年再去,手机已经有信号了。

王海鸿:2毛钱跟50块钱的区别,这中间肯定有时代差,按道理来讲,五年之内不可能从2毛钱升多50块,它确实是不一样的东西。与其争论到底谁当头,还不如把自己的事做好,把自己的房子盖好,在自己的领域把最新、最文明的理念引进来。

广州二沙岛上有一座非常精致的小教堂,圣约瑟教堂。还有,广州领事馆的面积以及员工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十倍,大使馆最多只有百十人,而广州领事馆有上千人,它也有不可替代的方面。

总体上来讲我们还是友善团结的心态,但该争的也得争,比如要把深圳的国际航班都迁到广州去,这个无论如何要阻止,干嘛这么做?这篇文章挺有张力的,提出了一些预言性的东西,但我觉得刚才你说的那两句话在文章中没有体现,就是大湾区不要急,慢慢来,它涉及到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整合、认同,还有一些取舍,虎门大桥堵车这个事必须解决,而不能说解决了算谁的功劳,它本来就是要解决的事情,它堵得很没有道理,深中通道为什么现在才开?我坚信,我们的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未必会在行政上敲定一个大湾区的中心,在这个地方能体现中国梦,最重要的是千百万、半亿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体现到中国人的自豪和尊严,日子过得好,企业做得非常高端,孩子受到最好的教育,安全、繁荣,这是最好的。

这是我的感受。谢谢!

【15:30-16:40 】论坛交流环节

王海鸿:2毛钱跟50块钱的区别,这中间肯定有时代差,按道理来讲,五年之内不可能从2毛钱升多50块,它确实是不一样的东西。与其争论到底谁当头,还不如把自己的事做好,把自己的房子盖好,在自己的领域把最新、最文明的理念引进来。

广州的情况我也了解,两年前列席过一次广州的人代会,挺感触的,当时广州很有危机感,觉得一线城市快保不住的,一个硬指标是房价上不去,当时广州人大代表说“如果房价上不去就不让我当一线了,这个一线不要一罢”,如果他不是哗众取宠,而是真这样想的话,我要为他鼓掌。广州二沙岛上有一座非常精致的小教堂,圣约瑟教堂。还有,广州领事馆的面积以及员工是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十倍,大使馆最多只有百十人,而广州领事馆有上千人,它也有不可替代的方面。

总体上来讲我们还是友善团结的心态,但该争的也得争,比如要把深圳的国际航班都迁到广州去,这个无论如何要阻止,干嘛这么做?这篇文章挺有张力的,提出了一些预言性的东西,但我觉得刚才你说的那两句话在文章中没有体现,就是大湾区不要急,慢慢来,它涉及到政治、经济等各方面的整合、认同,还有一些取舍,虎门大桥堵车这个事必须解决,而不能说解决了算谁的功劳,它本来就是要解决的事情,它堵得很没有道理,深中通道为什么现在才开?我坚信,我们的政府乃至中央政府未必会在行政上敲定一个大湾区的中心,在这个地方能体现中国梦,最重要的是千百万、半亿生活在这里的中国人体现到中国人的自豪和尊严,日子过得好,企业做得非常高端,孩子受到最好的教育,安全、繁荣,这是最好的。

这是我的感受。谢谢!

王世泰:听海鸿先生演讲,不仅有理论的深邃,还有文字表达的运维。

老亨:海鸿常委刚才说的跟我们昨天去广州跟广州社科院、南方智库、广州大学、暨南大学商量讨论,结果是“三二一”,“三”是三个引爆点。“二”:一是尊重珠三角粤港澳大湾区多元文化制度,因为你不可能把港澳、特区和内地省级市、地级市很快地融合在一起,而文化和制度不同会带来红利,近代上海租界和非租界区能形成一种张力和活力,就是因为一个是租界、一个是非租界,所以能产生差异。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就是因为有香港和澳门制度的不同,有特区体制的不同,还有北方文化,包括广东本地文化的差别,不能说我是老大,你一定要听我的,大湾区范围内要互相尊重,要协商,这恰恰是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制度优势,多元的文化和制度创造的红利其实是非常大的,反而你一下把它搞平了,就没活力。

二是要尊重改革开放四十年来在珠三角、在粤港澳大湾区所形成的市场经济的活力,白云机场和深圳机场这个事情就是典型的不尊重市场,我们把深中通道建立起来,你现在非得为了维护白云机场的枢纽地位,而把深圳机场的国际航班停了,这就违背了市场,我们要尊重多元文化制度,尊重四十年来好不容易形成的市场活力,尊重这两条,大家就能很好的协商,在文化底蕴上,深圳跟广州没法比,在与国际无障碍交流方面,深圳也没办法跟香港比,我们各自发挥自己的优势,但是有一条,经济就是要按照市场规律去做,不能做违背规律的事。

“一”就是不管政府决策层怎么做,我们能不能在民间率先发起一种好商量的精神,比如民间智库,湾区各个智库形成一个联盟,这个联盟不需要成立新组织,大家互相多走动走动,多沟通,多协商,多妥协,就像英国率先工业革命,率先城市差距拉大,社会矛盾增多的时候,英国人提倡妥协、协商。法国不是,法国是阶级斗争,三个等级打得不可开交,最后把法国的老底全打没了。英国好是好在光荣革命,我们承认我们之间有矛盾,我们承认我们之间有利益不一样的需求,我们好商量,找出一个点,照顾大家的利益。我认为粤港澳大湾区要整合好,尤其是大前海格局包括南沙,包括中山翠亨新区,也包括蛇口大空港地区,我们把它整合起来,力量就发挥出来了。如果大前海只服务前海,只服务蛇口,那我们搞这么高的楼干什么?前海的作用就是要擎动深港合作,带动周边城市以及上下游产业链,这恰恰是要按照市场的规律来分工负责,形成整合,不能人为地设障碍。说到底,我们反对的就是愚蠢地、盲目地、不负责任地人为设置妨碍市场经济发展的障碍,不知道把这个问题定位在这个方面能不能取得更多共识。

王世泰:精妙之处在于八个字:捧心而论,曲线表达。为什么这么说呢?老亨刚才的话语当中对我们这个城市,对湾区、对未来的发展,拳拳之心可以感受到,但他表达的方式是柔韧的,是有曲线的,是有弧度的,告诉你要尊重多元的文化和制度,尊重市场经济的活力,但前面有定语,我为什么说它是曲线的、柔韧的?柔韧者是一种恒长力量的表现,而这个曲线我们从他那篇非常火的帖子的标题就能看出来,他用一个有弧度的曲线把自己锐利的思想包裹起来,告诉你我只作为深商的一分子来表达我的观察,来陈述我的观点,也包括我的需求,很了不得。

其实现在是非常跨界的时代,这是思想、逻辑、语言上的曲线,建筑可以说是凝固的音乐,没有人参与世茂前海中心的建筑设计,为什么选择曲线?不光是造型的美、艺术的范儿或者比肩于哈利法塔成为世界第六,你们用的钢铁量是四个艾菲尔铁塔,而和哈利法塔比,我们的曲线有独特之处。但我想有一点更重要,艾菲尔铁塔是因为有钢材的诞生,没有钢的出现就不可能有艾菲尔铁塔,这说明一切建筑形态的出现或创新,一定会依赖基础的,从工业革命、科技革命所带来的成果,反推过来,它对工业、科技,包括后工业时代又提出新的命题。老亨刚才讲的时候,任正非说已经进入“无人区”了,我认为世茂前海中心可以发一个邀请函,等我落成的时候,请你走到世茂前海中心的顶楼,300米之高,一面倚山,两城繁华,三面观海,你还不能四通而八达敞开你的思路吗?前方会有你的目标,驰骋于世界,在你的行业建立规则。

从老亨的曲线表达,跨界到建筑的曲线呈现,乃至于高标的出现以后,它会带有一种能量,人们仰望它时会有很多思索,这个时候关于湾区的命名,关于城际关系的角力,这个时候你会领略到湾区的超级价值,这个工程的超级价值,超级话题要请超级老炮来解答。

贺立立:珠三角9+2城市,其实各个城市有各个城市的精彩,但广州是个了不起的城市,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深圳也是个了不起的城市,我们才三十多年就已经这么大了,一千多万人口。

老亨:广州是一千多年从来没有间断过的商埠。

贺立立:我一直觉得深圳就像一百多年前的上海,都是在经济弱的时候突然对外开放,移民聚集,经济空前繁荣。深圳这么多年来的发展,原来总是在追赶别人,目标很明确,现在深圳人产生了自满的情绪,我们好像是天下老大一样,在自媒体语境和网络语境都能看到,我觉得这种情绪很不好,深圳的成功就是深圳人的反思、反省和实干。我是做地产的,一直在地产圈转来转去,昨天从现场出来以后,当时看了广州的珠江新城,因为289就在珠江新城旁边,看着珠江新城的夜景和城市天际线,非常之美,再看看深圳的天际线,觉得不是太美,前海应该在这方面做出表率,深圳地产圈有个性的东西太少,我们呼唤有个性的东西,有个性的东西才有生命力。

王世泰:今天沙龙对话的方式非常吸引,我虽然作为跑龙套的,也满是感慨,突然想到年轻时读过的《冉有、公西华侍坐》,一场讨论以后,有位弟子用了一句话“铿然,舍瑟而作”。那个时候不像今天,旁边还备着古琴,铿然,舍瑟而作。我们今天虽然没有备琴、备瑟,但我们铿然之气已有。我有一个提议,图片中不要用“锵锵四人行”,叫“铿锵四人行”,希望由此在深圳传播领域,包括地产江湖能成为一个小小的范式,铿锵四人行,当然这个组合可以随机。这段话我根本没有征求东道主李强的意见,不知道李强是什么想法,接下来请李强讲两句。

李强:听了各位大师的话,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说实话,我没有资格跟各位大师平等对话,我只说一句,作为一种呼吁,我们针对深圳精神和深圳企业家精神,可以有一个新的口号,比方说之前是“敢为天下先”,现在只是自己浅薄的见识想用“再为天下先”,这是作为抛砖引玉,希望引出珠玉。举个很简单的例子,比如我们在一线城市听过两句话,一句是“逃离北上光”,另外一句话是“来了就是深圳人”,不知道是民间自动形成的还是有意为之,不管怎样,这句话是深圳最好的广告语,体现了开放、包容的状态。

老亨老师提到深圳的企业家经历了前面的三代,第四代可能面对的是全新的形式,比如是智能化的,很多高校研究的是激光炮、无人战斗机,包括深圳的公共交通已经开始用无人车了,我们这样的年轻一辈都已经觉得被抛诸脑后了,这个时候我们在国际上跟其他国家媲美时需要有一个新的定位,国家希望在粤港澳大湾区树立更好的平台格局,长三角的上海跟周边的二、三、四、五线城市都是非常好的联动和联通,而珠三角是各自为政,大家谁都不服谁,整个城市群的格局没有打通。实际上中国企业越往后的发展,除了国内要发展好,还要走出去,比如人民币离岸中心要放在前海,包括人民币要国际化,都是通过前海这个空间,只有从深圳、从前海走出去,如果在上海、在其他地方做人民币国际化是没那么容易的。国内的企业为什么频繁的把总部放在前海?比如现在项目成交的,随便一个成交都是福建一个首富,或者山西四、五线城市的首富涌过来。国外的,包括招商千亿的土地上要引进很多国家馆,比如跟德国某个最新的产业、美国某个科研机构做国家馆,把国外的引进来。不管怎么样,深商是面对一个全新的格局,站在我的角度,我没有像各位大师这么渊博的知识,我只是提出一个呼吁,我们项目抛出这个砖,能够引出更好的珠玉,更好的代表未来深商和深商精神。

王世泰:李强刚才这段话激情飞扬,它给我们提出一个思考,可以换一个角度提一个口号,叫“共为天下先”,过去是“敢为天下先”,现在是“共为天下先”,这是万马奔腾的状态。我们打开一扇口,重新审视和度量前海的价值,包括世茂前海中心的作用,应该是担当超级使命,打造超级平台,聚集超级能量,成为一个超级磁场。

今天现场还有一位年轻人,接下来有请曾林先生谈谈他的感受。

曾林:作为这次活动的组织方之一,说到世茂提的深商精神和再为天下先,我曾经在王老师和老亨老师微信上说了一点,作为一个深小商,深圳千万企业家的小代表,其实除了深商精神中的包容、开放、敢为天下先,更为关键的是传承,不只是现在深圳能领先其他一线城市十年,我敢说未来的二十年、三十年,还将继续领先下去,因为敢为天下先的精神将会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地产界很多年轻一代已经接班了,这种精神是其他城市不能取代的,这也是敢为天下先的精神。

最后要感谢一下各位,首先感谢王老师妙语连珠,话中有诗的超级水平的主持,再感谢三位导师级的超级水平的发言,以及张明总的超级联络,还有甲方世茂对活动的支持。老亨老师马上发出这篇大作的时候,在这篇10万+热文影响力之下,世茂前海中心项目组的人立刻发现这篇文章,找到深商精神,并马上落地组织这次活动,我觉得应该点赞。

王世泰:非常精彩,最后我说两句,一是做个检讨,我刚才把敢为天下先和共为天下先说成争先,请速记更正。二是今天还没有作诗,今天这样的场合,不说几句难以收尾,今天我们来到世茂前海中心,如果要献丑的话,我要用世茂前海中心作为藏头诗的首句。

世界潮涌起波澜,茂盛风景向东看。前海前程好缤纷,海天云里立标杆。解读一下,世界潮勇起波澜,世界经济格局在变化,大潮涌动,波澜起伏,茂盛的风景向东看,世界要看中国,中国要看深圳,深圳要看前海,“前海湾区”我们争取把它叫起来。前海前程好缤纷,这是我们今天聊的以及展望的,包括要慢慢来,不能太LOW,海天云里立标杆,在这片土地上,300米高曲线建筑是一个地标。

谢谢大家!

【16:40-17:00】  合影离场、活动结束

【项目介绍】世茂前海中心

前海世茂金融中心处于位于前海妈湾片区19单元03街坊;现代物流业与跨境电商出口重点区域,集聚跨境电商企业的优势正日益形成,较为完善的跨境电商产业链,推动区域国际跨境贸易再升级。项目总占地面积12746.3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20万平方米的前海地标综合体,整体建设为一栋约300米写字楼和六栋独立商业裙楼组成,融合多种个性化设计需求。

免责声明:凡来源非搜狐焦点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本网站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信息传递,并不代表本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以及其它问题的,请联系本网站。

打折楼盘 更多>>

宏发世纪城二期
宏发世纪城二期

优惠 : 86-140平公园房享99折

位置 : 宝安

平均价格 : 49000元/㎡

最新楼盘

宏发世纪城二期

宏发世纪城二期

平均价格 49000元/㎡

宝安

查看详情
山海四季城Ⅲ·四季公馆

山海四季城Ⅲ·四季公馆

平均价格 53000元/㎡

盐田

查看详情
深城投中心公馆

深城投中心公馆

平均价格 33000元/㎡

坪山

查看详情
房贷计算 楼盘对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