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
北京搜狐焦点网 > 北京新房 > 新闻中心 > 市场 > 正文

“三证缺失”却卖出200多套房

2017/03/21 07:36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评论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10年前,国旅联合投资成立重庆颐尚。但根据最新财报,在国旅联合高达1.6亿元的坏账准备中,41%来自重庆颐尚。近日,记者实地调查发现,重庆颐尚开发的一楼盘涉嫌在预售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开工许可证缺失情况下开工建设,并售出了200多套房屋。

编者按

【 国旅联合出现了总额高达1.6亿元的坏账准备,而其中的41%来自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一家国旅联合目前仅持股15%的公司,为何在过去几年中,国旅联合却为它投入了上亿元的资金?这家公司遭遇了什么困境,能为国旅联合带来如此巨大的“黑洞”?《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通过数据梳理,现场走访,为您梳理“坏账”背后的新闻。】

每经记者 鄢银婵 重庆摄影报道 每经编辑 文 多

国旅联合(600358,SH)10年前的一起投资,如今正面临窘境。

10年前,国旅联合投资成立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颐尚”),此后虽然逐步减持股权至15%,但一直不忘对其输血,无奈最终却给上市公司带来了一笔笔坏账。

据国旅联合最新年报显示,在高达1.6亿元的坏账准备中,约41%来自重庆颐尚。自2006年~2010年,陆续向重庆颐尚投资了超过9000万元,然而后者却无力报偿,经营情况远不及预期。在2009年5月及2012年10月,两次大幅减持重庆颐尚股份之后,国旅联合却仍3次向重庆颐尚提供1.1亿元、6000万元及5900万元委托贷款。

近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深入实地对该公司进行调查发现,重庆颐尚开发的一楼盘涉嫌在预售许可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开工许可证集体缺失的情况下,不仅开工建设还售出了200多套房屋,目前正面临艰难境地。

●实地探访重庆颐尚

公开资料显示,颐尚温泉小镇位于重庆北碚施家梁镇,规划占地1000亩,以“温泉+旅游地产”的开发模式带动景区旅游的持续发展。

3月2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驱车前往的路上看到,尽管该旅游区早在2009年就已挂牌国家级4A级景区,但沿途道路尚未升级。

来到景区大门后,可看到线路图、游览须知牌上字迹已显斑驳,门口的保安亭里也无人当值。进入大门后,发现内部景色宜人,但游客并不多,在整个园区逗留的1小时内,遇到的行人仅7人。

记者注意到,该景区内部设置有游客接待中心,但不仅没有工作人员,地面还依附了一层灰尘。“我们一直都在做促销,现在的价格才78元/位,人流量你也看到了,平常都差不多是这样。”温泉区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当天的游客仅十来人。

景区内道路两侧的路灯柱上、空地上,关于“国旅·颐锦院”的宣传条幅处处可见,不过一片斜坡地上的“售楼中心”几个白色大字则已残破不堪。记者多次拨打宣传条幅上的销售电话,也一直未有人接听。

“它们的销售中心在去年11月左右就已经人去楼空,到了交房日期,我们才发现自己购入的房子有些还没开始修。”重庆颐尚颐景院(下简称颐锦园)业主王丁(化名)说,自己购买了颐锦院的房产,但在去年底的原定首批交房时间,却发现“无房可交”。

记者调查的资料显示,颐锦园项目于2015年5月左右开盘,一年多时间,累计销售228套,总销售额达3000余万元,第一批交房时间原定于2016年12月31日。

●地产项目“三证”缺失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调查发现,重庆颐尚颐景院项目在实际操作过程中涉嫌存在多处违规。

“当时售楼中心对这个项目的各种证件均进行了公示,包括商品房预售许可证、规划许可证等,再加上价格便宜,环境宜人,我分三次交了近20万的购房款。”王丁说。

记者获得的一份合同文件上,标有“重庆市商品房买卖合同”字样、封面印有“重庆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印制 重庆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监制”,名为重庆颐尚开发的“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项目颐尚温泉小镇”,预售商品房的《商品房预售许可证》号为:渝国土房管(2014)预字第(564)号。

但这份文件却另有蹊跷,“这个房子实际上到现在都还没有预售许可证”,北碚区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人员表示:“它之前公示的证并不是这个颐景院项目,而是另外几栋。”

记者通过重庆网上房地产查询也发现,和上述预售许可证编号相对应的为颐尚温泉小镇23幢、24幢、21幢,分两个单元,每单元4层,目前可售住宅套数为0。而据《重庆商报》2014年5月报道,“颐尚温泉小镇”当时预计在2014年下半年推出21、23、24号楼,为联排别墅。

“不是房管部门不给开发商办预售证,这个项目前期的规划、建设证件都没办下来,我们也是要见证办事的。”上述不动产登记中心工作人员表示。

这位工作人员所说的预售证前置条件,即开发商需先取得土地使用权证书、持有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和建设工程开工许可证。而重庆颐尚,仅有土地使用权证书。

上述商品房买卖合同上还显示,颐景院项目所在土地的用途为城镇非住宅用地,这与一些业主的说法相左。业主们称,当初购房时,以为该项目为住宅,并称置业顾问在介绍项目时没提到土地性质问题,他们也不懂,再加上受到价格诱惑,就给钱了。但是,“商业用地是不能建住房的,除非申请更改用地性质并补偿土地出让金后才行”。重庆地产行业分析人士荣腾洪介绍说。

记者也未能找到明确的项目土地规划用途变更证据。通过重庆市规划局官网查询发现,目前有关重庆颐尚的规划修改方案仅有一份,为“一般技术性内容修改方案”,并未涉及土地规划用途的更改。

“它这块土地的规划用途包括旅馆业用地、商业用地、住宅用地,但居住用地的面积非常小。”重庆市规划局北碚分局一名李姓工作人员3月7日表示,截至目前,尚未得到有关该地块修改用途的通知。

此外,在相关建设证件方面,记者在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官网办事大厅输入“颐尚”关键字后,仅搜到3条消息。其一为2013年10月发布的关于颐尚山地温泉小镇办理配套手续证明书(状态为正在办理);随后在2014年8月,该官网又发布了这一事项的办理情况,状态仍为正在办理;唯一一份已出件的文件为2014年11月批复的颐尚温泉接待中心大楼2号楼的施工图审批流程。

●开发商资金链断裂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调查发现,除了地产项目存在涉嫌“无证开发”情况外,开发商也已深陷资金链断裂泥潭。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数据显示,自2015年以来重庆颐尚频频被告上法庭,其被法院要求偿还的拖欠款项包括:服装公司服装费7万元;广告合同款23.6万元、咨询服务费282.51万元、园林设计费11.44万元。

此外,重庆颐尚还因大量逾期银行贷款被告上法庭,对象包括华夏银行重庆北部新区支行、中信银行重庆分行、汉口银行重庆分行,合计贷款金额上亿元;同时还与重庆两江新区星睿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两江新区润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沙坪坝区聚融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两江新区宗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有合计5100万元的贷款纠纷。

“现在整个项目资金链断裂了,开发商确实没钱,政府和企业目前都在积极寻求解决办法。”重庆颐尚相关负责人孔建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而这一说法,记者在同北碚区多个政府部门沟通时均有提及。

在这个项目的背后,还有一件稀奇的事。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取的多份出借方(甲方)为重庆中颐国瑞健康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颐国瑞”)的借款协议显示,多名业主在购买颐景院房产时因暂缺部分资金,向中颐国瑞以零利率拆借5万~10万元不等的资金以作购房款。

而据工商资料显示,中颐国瑞的法定代表人为“高方明”,而在重庆颐尚的工商档案中,“高方明”则担任董事;此前的公开报道中,重庆颐尚总经理也名为“高方明”。

此外,上述借款协议的甲方盖章栏,所盖公章为重庆颐尚营销策划部的公章。

重庆房地产市场分析人士荣腾洪认为,“它这个借款协议实际上就是开发商自己借钱给购房者,说明资金链确实很紧张。”

此外,颐景院施工单位东阳建筑公司的严姓负责人也称,截至目前重庆颐尚尚未向其支付任何施工款,自己除了已缴纳1500万元保证金外,在该项目上已垫资近1亿元。

●拟引入中国核建关联方

令人疑惑的是,既然开发商资金链紧张早有迹可循,为何有大批业主仍然愿意买进?

王丁称,“买房时,售楼部里公示了所有证件,我们没仔细去核对,因为知道国旅联合是国企、上市公司,有保障,也没想到这个公司早就已经成了私人的。”

尽管国旅联合目前在重庆颐尚所持有的股份仅15%,且据国旅联合董秘陆邦一介绍,上市公司并未参与到重庆颐尚的实际经营,但记者探访发现,颐尚温泉小镇内还有着国旅联合的痕迹。

比如在一块“颐尚在中国”的宣传牌上,详细介绍了国旅联合在全国各地的子公司;而对重庆颐尚实际控制人徐志强的相关产业,却鲜有介绍。

“现在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力争把这个项目盘活,这大半年来的主要工作就是这个。”孔建华表示,重庆颐尚有意引入新的资本方进行重组,目前正处于谈判的关键期。

据了解,其有意引入的重组方为重庆中核通恒水电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通恒水电”)。记者3月2日前往重庆颐尚办公场地探访时也发现了一块“重庆中核通恒上宏集团项目重组并购办公室”的牌子,不过该办公室大门紧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询发现,该公司与另一家去年6月登陆A股的上市公司中国核建关系匪浅。工商资料显示,通恒水电的股东之一为中国核工业第二二建设有限公司(持股80%),而该公司为中国核建的全资子公司。

此外,据中国核建2016年半年报披露的委托贷款一栏中,共有15笔针对通恒水电的借款,借款总金额高达2.22亿元,资金来源均为自有资金。此外,中国核建还以担保方身份为通恒水电共计2.67亿元的借款资金进行担保。

一家主营水电开发的企业为何有意愿接盘房地产项目,目前尚不清楚,不过记者注意到,中国核建在重庆房地产市场已经有所动作,目前其在南岸弹子石区域已开发一楼盘。

3月14日,记者致电中国核建董秘办欲就此事进行了解,对方回复称自己对相关兼并重组事项并不了解。

值得关注的是,即使引入新的资本方能解决资金问题,但困扰该项目的规划许可证等问题仍然存在。对此,北碚区不动产登记中心的人士表示,“既然政府要解决这个问题,中核那边进来肯定也是要向政府提条件,大家的主要目的也是要解决问题。”

数据回望

在渝投资10年的温泉成了国旅联合的泥潭

曾减持重庆颐尚后仍为其“输血”,寄望借卖房获利

每经记者 白芸 每经编辑 文多

近日,国旅联合发布了最新年报,提到上市公司出现了总额高达1.6亿元的坏账准备。而其中的41%,来自其参股公司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颐尚”)。

10年以来,国旅联合相当“钟爱”重庆颐尚的温泉项目,自2006年~2010年,陆续向重庆颐尚投资了超过9000万元,用于温泉项目建设、征地投资等,然而后者却无力报偿。在2009年5月及2012年10月,国旅联合“狠心”两次减持重庆颐尚股份,分别转让其55%及30%股权,仅保留其15%股权。而在大幅减持重庆颐尚股份之后,国旅联合却仍3次向重庆颐尚提供1.1亿元、6000万元及5900万元委托贷款,其中最后的一笔贷款也成为坏账准备金额之一。

目前,重庆颐尚陷入涉嫌无证开发和资金链断裂的泥潭,而国旅联合也随之越陷越深。

投资10年终成“包袱”

2006年,正值国旅联合在南京“垦荒”成功,踌躇满志之时。彼时,国旅联合在南京投建的颐尚温泉度假区经营良好,实现主营业务利润3151万元,为寻求更多商机,把目光转向重庆和北京。

2006年11月,国旅联合以1150万元买下重庆雅居物业有限公司90%的股权,并于次年更名为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自此开始了与重庆颐尚长达十年的“羁绊”。

2007年8月,国旅联合又以货币和房屋的方式对重庆颐尚进行增资6740万元,增资后,其持有重庆颐尚股份比例也增至98.625%。2008年3月,国旅联合以160万元收购剩余股权,最终持有重庆颐尚100%股权。

2011年11月,国旅联合又作为第一期出资方,以货币方式再对重庆颐尚增资3600万元。以此测算,仅在重庆颐尚的股权投资上,国旅联合历年累计投资额就达1.16亿元。

此外,重庆颐尚的温泉度假区项目于2007年上半年开始动工一期工程,次年投入运营。国旅联合在2006年~2010年,陆续向重庆颐尚投资或超9000万元,用于温泉项目建设、征地投资等。比如,2006年11月,国旅联合以950万元回购博雅居内属于其他自然人的8幢别墅,此外项目新建、改造及装修投资不超过3000万元;2007年6月,国旅联合拟增加投资1680万元用于重庆颐尚温泉颐养园项目的建设……

然而,对于国旅联合的此番盛爱,重庆颐尚却难以报偿。梳理国旅联合历年披露财报可发现,2007年尚处于开发阶段,重庆颐尚亏损360万元,截至2008年末,实现净利润287万元。而据2012年发布的公告显示,2009年、2010年、2011年,重庆颐尚的净利润分别为115万元、375万元、134万元,而营业利润却分别为-239万元、-1883万元、-5561万元。

不过,在2012年的转让股权公告中显示:“2011年重庆颐尚经审计净利润为亏损7578万元,按权益法计算给公司合并报表带来亏损3410万元,由于重庆颐尚处于开发建设阶段,预计未来两年仍将继续亏损”。

虽然此后国旅联合再未披露重庆颐尚的经营状况,但不难发现,这个投资10年的项目如今已成“包袱”。

委托贷款“输血”寄望地产复盘

据陆邦一介绍,最初国旅联合打算把南京汤山颐尚温泉的模式完全复制过去,“但是重庆的整个市场环境、消费环境跟华东这边还是有区别,后来我们就决定退出,逐步把股权卖掉”。

2009年5月,国旅联合发布股权转让公告,将其持有的重庆颐尚44%股权、11%股权,分别转让给重庆上宏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宏物业”)和自然人李海娜。

而2012年10月,国旅联合又以4800万元再次转让重庆颐尚30%股权给陕西华拓经贸有限公司,仅保留其15%股权,原因是“为减少重庆颐尚对国旅联合的影响”。

没料到的是,在2009年大幅减持55%股份后,2011年12月、2012年6月国旅联合又先后向重庆颐尚提供1.1亿元、6000万元的委托贷款。在2012年又两次减持至仅余15%股份后,2014年,国旅联合再次向重庆联合提供了5900万元委托贷款,截至贷款期限2015年9月30日,这笔欠款仍未还清。

国旅联合既已大幅减持其股份,为何又提供超2亿元贷款?对此,陆邦一回应称,原来做温泉度假酒店,是希望等做到每年三四十万客流量、周边配套都较完善时,再做一些房地产开发,做重庆项目的时候是想往这个方向涉及,“如果重庆颐尚在地产方面有所作为的话,也可以给公司带来很大利益”。

可见当时国旅联合仍对重庆颐尚抱以期望,却未料落到目前境况——去年7月,由于重庆颐尚欠款难还,国旅联合向重庆颐尚及及其债务担保人重庆上宏物业(集团)有限公司发起诉讼,令重庆颐尚偿清债务。陆邦一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双方还在调解中,国旅联合已派律师跟进,以确保债务能够收回。

尽管国旅联合目前在重庆颐尚仅持股15%,且仍在诉讼纠纷。陆邦一也称,上市公司现在并未参与到重庆颐尚的实际经营。但记者探访发现,颐尚温泉小镇内仍可见国旅联合的痕迹。比如,在一块“颐尚在中国”宣传牌上,详细介绍了国旅联合全国各地的子公司,而对目前该公司实控人徐志强的相关产业介绍却鲜有提及,涉嫌无证开发的地产项目也名为“国旅·颐锦园”。

减持之谜

国旅联合蹊跷减持重庆颐尚 渝商徐志强巧取控制权

每经记者 鄢银婵 每经编辑 赵 桥

一项原本被上市公司颇为看好的投资为何陷入困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调查发现,2009年国旅联合(600358,SH)引入合作方,成为项目重要转折点。

种种迹象显示,该合作方通过多种途径获得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颐尚)实控权,且在二期项目重要事项上弱化国旅联合的投票权,引入地产开发,最终陷入资金链断裂的绝境。

一桩蹊跷的股权转让

尽管有当地政府优惠政策护航,但国旅联合却选择逐步减少其在重庆颐尚的话语权。这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无奈。

重庆颐尚历年详细工商档案显示,2009年7月17日,重庆颐尚召开了一次股东会议,该会议共计审议了9项事项,其中有三项颇为令人侧目,包括决议选举公司董事会成员为金岩、徐志强、余绿林、李卫、金文瀚;同意国旅联合将44%股份、11%股份分别以4400万元和1100万元转让给重庆上宏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宏物业)以及自然人李海娜。

仅仅一个月后,重庆颐尚的股权关系再次发生变更。一份签署日期为2009年8月17日的股东会决议显示,全体股东同意上宏物业将其持有的重庆颐尚20%股份转让给李卫(与此前首次被选举为董事会成员的李卫为同一人),转让价为2000万元,转让后,重庆颐尚的股权关系为国旅联合、上宏物业、李卫、李海娜分别持股45%、24%、20%和11%。

至于为何上宏物业要将20%的股份转让给自然人李卫,目前尚不得而知,不过国旅联合2009年12月发布的一则公告,令该事项更显扑朔迷离。

国旅联合公告称,上宏物业、李海娜、李卫已宣布成为一致行动人,其合计持股比例达55%。按照上述三位股东的公开表述,三方将在股东会表决时,采取完全相同的决定。这也意味着,国旅联合实际上失去了重庆颐尚的控制权。

引人关注的是,上述历次股东会议,国旅联合股东代表人金岩均有出席参加并投票。此外,记者在查询重庆颐尚详细工商档案时,并未发现上述三者结为一致行动人的股东会议决议内容。

据了解,国旅联合此前之所以将股份出售给上宏物业和李海娜,其目的在于引进合作方,保证重庆颐尚二期征地工作和后续项目开发的顺利进行。“留存45%的股份设置,说明当时国旅联合应该还是希望能够保留重庆颐尚的控股权。”重庆资本市场观察人士张煦表示。

有分析认为,李卫在上宏物业进入重庆颐尚的同一日被选举为董事会成员,说明上宏物业在争取重庆颐尚实控权上早有筹谋。“没转让给李卫股份前,上宏物业的持股比例在44%,要达成一致行动人关系存在难度,转让股权后,股权比例进一步得到稀释,更好操作。”一位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表示。

至于国旅联合在上述一系列变动中是否属于被迫接受,目前尚无法定论,不过那纸一致行动人的相关承诺也为重庆颐尚项目后期发展埋下伏笔。

神秘渝商徐志强

记者调查发现,此后重庆颐尚的股权又经历多次变更,手法颇为精到,上宏物业实控人徐志强逐步坐上绝对控股股东之位。

2011年4月,李海娜将其持有的11%重庆颐尚股份以1100万元转让给重庆尚同企业营销策划公司(以下简称尚同营销),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正是徐志强。

2013年12月12日,国旅联合将其持有的30%重庆颐尚股份以4800万元转让给陕西华拓经贸有限公司;而就在短短12天后,陕西华拓便急迫地将这30%股份再转让给上宏物业,转让价格仍为4800万元;2天后,李卫也将其所持有的20%股份以1600万元转让给上宏物业。至此,徐志强成功成为重庆颐尚的绝对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李海娜、李卫、陕西华拓将其所持股份转让给徐志强时,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平价方式,与国旅联合同期出让价格相比“便宜不少”。比如同2009年获得股份成本相比,2013年国旅联合卖出的30%股份,溢价率达60%;而李海娜2009年买进和2011年卖出价格均一致;李卫曾持有的20%股份卖出价格同买进价格相比,将增资等因素纳入后,也为零溢价。

不过,目前记者尚无法从工商档案中获知李海娜、李卫、陕西华拓与徐志强之间的实际关系。那么徐志强究竟是谁?其获得重庆颐尚控制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工商档案中徐志强提供的履历显示,其在1981年至1992年期间曾在重庆市城建局工作,后下海经商。上宏物业在重庆解放碑商业区置有“赛格尔国际大厦”、南坪紧连步行街商业区置有“金信大厦”。

此外,徐志强在医药领域也涉足颇深。不仅运营梁平县红十字会医院,该医院为县级综合性非营利性一级医院,还持有重庆医药工业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医药工业)75%股份,该公司所投资的“药上堂”连锁药房有分店200多家。

徐志强旗下公司还与重庆大型国企化医集团有所交集。工商档案显示,由徐志强为法定代表人、上宏物业持有65%股份的运中地产,化医集团则持有其35%股份。此外,化医集团还持有医药工业25%的股份。

“从当时各方面实力来看,徐志强不论是资金方面还是政府关系都具有一定优势,国旅联合当时选择将其引入合作开发温泉项目,也在情理之中。”重庆房地产市场分析人士王维表示。

土地使用权成关键

包括王维在内的分析人士认为,徐志强之所以对重庆颐尚股权如此情有独钟,关键在于其拥有的土地使用权。

据土地招拍挂网显示,重庆颐尚于2007年9月竞拍获得北碚施家梁镇城镇规划01-4/01号宗地,总面积为49000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为49000平方米,成交价为2845万元,折合楼面地价为581元/平方米,规划用途为旅馆业用地。

而同期位于北碚水土镇的一块总面积为6021平方米、规划建筑面积为15053平方米、规划用途为商住用地的土地,成交价为386万元,折合楼面价为256元/平方米。

“单从成交楼面均价看,重庆颐尚的地块还要贵点,但如果重庆颐尚将该块土地作为住宅用地来开发,按照2.5容积率计算,成本价则更低。”王维表示。

上宏物业、李卫、李海娜成为一致行动人后,承诺“一致行动的约定仅适用于重庆颐尚温泉二期的土地开发,原有的一期温泉经营仍应以国旅联合的意见为主”。这也意味着,国旅联合前期在该二期项目的一些决策计划也可能被打乱。

“我们不做地产,其他温泉项目都没有做地产。”国旅联合董秘陆邦一说。

记者获取的多项证据表明,徐志强所主导的重庆颐尚在二期规划中确实纳入了别墅和洋房两种住宅业态。

“上宏物业毕竟是做房地产出身的,2010年左右房地产市场正值红火期,旅游地产概念在当时也比较受追捧,颐尚项目做地产也挺正常的。”王维说。

有分析认为,正是上述一致行动人承诺令徐志强掌握了重庆颐尚二期项目的绝对话语权,从而走下一步险棋——“无证”开发且销售楼盘,再加上土地用途变更一事不如预期,最终拖垮了资金链。

(实习生陈月花对本文亦有贡献)

亏损探因

重庆颐尚温泉项目亏损背后:错失政策红利 产品定位存偏差

每经记者 鄢银婵 每经编辑 赵 桥

10年前,重庆提出打造“温泉之都”的规划引来多方资本扎堆,国旅联合(600358,SH)就是其中之一。

10年后,重庆早已成功将“世界温泉之都”称号收入囊中,而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项目仍深陷亏损泥淖。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调查发现,从最初介入时政策红利之门大开,到眼下温泉经济面临多重尴尬,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下称重庆颐尚)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代”。

搭车“温泉之都”红利

令投资者颇感兴趣的是,一家远在南京的上市公司为何会在2006年不远千里收购一家看似与其旅游主业毫不搭边的公司股权?

记者查询重庆颐尚历年工商档案显示,公司成立于2001年,经过多次股权变更,主营范围先后经历了生态农业开发、花卉种植园艺到物业管理、旅游项目开发到房地产开发等更迭。

“当时这家公司选择在重庆布局开发温泉项目,和重庆建设‘温泉之都’的规划有一定关系。”重庆旅游行业一不愿具名人士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04年11月,重庆市政府决策咨询专家委员会委员彭应吉就提出打造重庆第四张名片——温泉之都,引起时任重庆市常务副市长黄奇帆赞赏;2005年重庆便出台了《关于加快“五方十泉”建设打造“温泉之都”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提出将投资113.2亿元,力争3年内建设东、西、南、北“五方十泉”,基本形成重庆温泉旅游产业的总体框架。

据北碚区人民政府官网2006年发布的消息,雅居物业(重庆颐尚前身)所开发的博雅居项目恰好是政府敲定的三大重点温泉项目之一。

“重庆当时针对打造温泉之都的力度很大,相关项目在行政审批方面也更容易开绿灯。”重庆房地产市场分析人士王维表示。

根据上述《意见》,涉及“五方十泉”的温泉项目享有多重优惠。比如,在土地供应上,将优先供应周边土地使用权和采矿权、所涉及的公建部分,经审批,市、区两级土地出让金、配套费全部实行先征后返等。

重庆颐尚所开发项目可获得政府补贴在国旅联合的公告中也有所证实。2012年8月,国旅联合发布的公告显示,重庆颐尚温泉项目确实隶属于“五方十泉”,2010年其营收的政府补贴款达2323.43万元。

不过国旅联合表示,上述2323.43万元政府补贴款截止2012年8月一直未取得,且尚未获得政府批文,成为坏账几率较高。

“按照当时的时间段推测,那几年重庆上马的温泉项目非常多,在补贴这块不论是力度上还是审查严格度上都有变化。”王维表示。

错失“最好时代”

一方面政府支持力度空前,另一方面上市公司频频输血,不过重庆颐尚仍将一手好牌打烂了。

在2016年5月重庆市政府信箱所公布的在营温泉项目中,重庆颐尚的业绩均靠后,2014年,旅游总收入为286.72万元;而贝迪颐园温泉、融汇温泉、南温泉、北温泉、悦榕庄等收入均在千万元以上。

3月11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实地走访颐尚温泉,当天重庆天气晴朗,且是周六,但景区内游客稀少。“从我到这上班,生意基本都是这个样子,多的时候一天有上百人,少的时候只有十来人。”景区内一名保洁人员表示。

事实上,颐尚温泉亏损多年同整个重庆温泉行业有关系。2012年,世界温泉及气候养生联合会授予重庆“世界温泉之都”的称号。此后,重庆市政府、当地官方媒体对温泉经济的关注力度都有所减弱。

“据我了解,目前重庆的‘五方十泉’连旅游专线车都没开通,旅行社推出的重庆1日游线路中也很少会将温泉纳入,所谓的第四张名片实际上利用率很低。”上述重庆旅游行业人士表示。

“颐尚这个项目有点生不逢时。”该人士表示,重庆颐尚在2008年底才开业,但经营不到3年、市场还未培育好,就在2011年选择停业整修,2014年底再次开业时,重庆温泉的政策扶持力度又减弱了,并且那几年开业的温泉项目特别多,市场格局已经形成,颐尚要再分流难度更大,可以说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代。

产品定位尴尬

除了时间节点未踩准外,令重庆颐尚项目身陷困境的另一个原因在于自身产品定位的问题。

中国温泉旅游网相关人员告诉记者,同十几年前1亿元左右就能撬动温泉经济的时代相比,最近几年的投资门槛已抬高好几倍,“拿地动不动就几千亩、投资额动辄数十亿,不单单是做温泉,还包括地产,旅游配套,导致投资规模比较大。”

公开资料显示,重庆颐尚的二期规划中同样囊括了地产、五星级酒店等业态。

“‘温泉+地产’是非常常见的,重庆大多数温泉项目都是这种操作模式,颐尚这个项目即使拿到了规划、城建等部门的许可证,要把它做活也存在一定难度。”重庆市地产业内分析人士荣腾洪表示,重庆颐尚的项目选址存在问题。

颐尚温泉地处北碚近郊,距离主城超过30公里,再加上周边环境稍显杂乱,配套不高,难以吸引游客。记者在前往颐尚温泉的路上也发现,颐尚温泉坐落在G212国道一侧,道路上大货车云集。

此外,目前重庆颐尚所推出的地产业态包括联排别墅的花园洋房,别墅建面均价达1万元/平方米,洋房建面均价则在5000元/平方米。“别墅和洋房产品的面积大,总价也比较高,接受人群比较有限。”荣腾洪说。

重庆颐尚温泉项目所在区位也比较尴尬。“度假房这一产品,它的核心在于度假休闲,但其距离主城区太近,恰好处在1小时经济圈的尴尬位置,没有给用户逗留的理由。重庆仙女山、黄水等地主打避暑卖点,且距离主城区较远,销售就不错。”荣腾洪表示。

(实习生陈月花对本文亦有贡献)

转型之路

转型难见效坏账成拖累 国旅联合去年亏1.6亿

每经记者 白芸 每经编辑 赵桥

连年游离在亏损边缘的国旅联合(600358,SH),本已在2015年实现扭亏,而2016年却又交出了一份亏损1.63亿元的“不及格”成绩单。

近日,国旅联合发布了2016年度报告,其主业亏损7200万元。《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两年,国旅联合转型户外文娱之心颇为迫切,接连投资数项户外文体项目,金额超6000万元,覆盖体育、演艺演出等领域,不过至今未见显著成效,业绩贡献亦不明显。

此外,来自参股公司北京颐锦酒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颐锦)和国旅联合重庆颐尚温泉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颐尚)的多笔“陈年”坏账准备难以追回,总额达1.6亿元,也令国旅联合的处境“雪上加霜”。

主业亏损转型“欠火候”

2月25日,国旅联合发布的年报显示,2016年国旅联合实现营业收入1.17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了32.78%,但净利润却亏损1.63亿元。同时,近年来公司始终挣扎在亏损边缘,2013年~2015年,公司扣除非经常性收益后均出现亏损, 累计亏损达到3.51亿元。

据2016年预亏公告,国旅联合2016年主营业务亏损约7200万元,与上期相比增加亏损约2100万元。国旅联合的全资子公司南京国旅联合汤山温泉公司(以下简称汤山温泉公司)是公司目前主要收入来源之一,2016年汤山温泉公司营收为6920万元,占国旅联合总营收的63%。但2014年起,汤山温泉公司就开始出现亏损,2014年~2016年分别亏损2415万元、1094万元及2635万元。

当被问及主业出现亏损的原因时,国旅联合董秘陆邦一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一方面是固定资产投入特别大,包括能耗都非常大;另一方面是没有形成连锁,是单体的,“华东地区我们是第一家做出来的,后来各个温泉酒店都起来了,竞争非常激烈,因为各方面的原因,现在都不怎么赚钱。”

2015年开始,国旅联合尝试做户外文体娱乐方面的转型,陆邦一认为,“因为我们原来是做温泉度假酒店这些旅游板块,和体育、演艺活动都能够联动发展。”

记者发现,国旅联合已在此领域投入超6000万元,今年参与开发冬运会项目、承办电竞嘉年等数个相关项目。

不过从目前来看,户外文娱方面的业务仍处于初期布局阶段。据陆邦一透露,这些项目有很多都是出于布局考虑,投得不多,有的投资占比比较少,户外文体板块目前占的比重不大,但是可能在未来发展上能产生协同效应,所以先做一些这方面的布局。

有些初期“试水”项目进展并不如意。公告显示,2015年国旅联合投资200万元与拳威文化共同举办的泰拳项目,因准备仓促导致票房、赞助均不理想,亏损458万元;与山水盛典合作的《昭君出塞》舞台剧,本计划全球巡演100场,却在演出4场后就亏损28万元,该项目去年4月已停止巡演,并暂无重启计划。至于停演原因,陆邦一称:“不便透露。”

1.4亿坏账难收回

除了主营业务出现较大亏损外,应收款项、委托贷款等出现大幅减值迹象也是国旅联合出现大额亏损的主因之一。

预亏公告显示,部分应收款项、其他应收款、委托贷款及长期股权投资出现减值迹象,计提相应的减值准备金额约为7700万元,而上期金额仅为1383万元,金额增长近4.5倍。

记者梳理发现,近年来国旅联合账目上出现多笔总额高达2.2亿元的其他应收款,其中有1.6亿元都预计无法收回,计提坏账准备。在这几笔其他应收款中,有两笔来自其参股公司重庆颐尚和北京颐锦酒店的共计1.7亿元其他应收款,占据总额的75%,其中1.4亿元预计无法追回计提坏账准备。

重庆颐尚为国旅联合带来了6858万元坏账,至今双方的诉讼纠葛仍未了结,同时重庆颐尚还深陷无证开发、资金链断裂等多重困局中。

此外,来自北京颐锦的7304万元坏账也十分引人注意。北京颐锦原是国旅联合的子公司。公告资料显示,前期国旅联合曾借支大量资金给北京颐锦用于会所的装修工程。而后,北京颐锦经营陷亏损,为减少亏损,国旅联合于2011年、2012年先后向北京仕源伟业投资管理顾问有限公司转让了共计81%的股权。

当《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位于丽都商圈的北京颐锦酒店时,并没有看到预想中的高级温泉会所,取而代之的是入驻了众多商家的颐锦广场。颐锦广场内分布着餐饮店、美容会所、美发店等与温泉会所相差甚远的店铺。

“它(北京颐锦)现在是把这块分租给商户,然后收租金的经营形式,欠我们的债务通过收租金来抵偿。”陆邦一解释道,“那个差额还蛮大的,因为我们投入的还挺多。”

北京317楼市新政出台对您买房影响有多大?

1. 新政后您现在还会出手买房吗?

2. 317新政对您的购房计划有哪些影响?

3. 您觉得哪条政策对您购房影响最大?

4. 您认为317新政出台后,环京区域的房价走势如何?

5. 新政过后,北京房地产市场走势如何?

6. 您认为317新政会持续多久?

7. 您给北京317新政打几分(满分5分)?


责任编辑:詹泳鸿  JN003
【延伸阅读】
温泉房产升级:地产项目内置峡谷景观
北京“温泉入户”的房地产项目均不予审批
万宁太阳河温泉花园续:四证不全的重点项目
宝龙地产加速推进轻资产模式 新项目落地重庆
海淀区温泉镇2013将实施20项为民办实事项目
温泉新都孔雀城 精装温泉公馆
龙湖·长城源著邻居长城奢享皇家贵族温泉文化
九龙仓与中海重庆合作项目明年入市

打折楼盘 更多>>

中冶·德贤公馆
中冶·德贤公馆

优惠 : 南四环精装住宅均价87000元

位置 : 大兴

平均价格 : 87000元/㎡

最新楼盘

中冶·德贤公馆

中冶·德贤公馆

平均价格 87000元/㎡

大兴

查看详情
金隅大成·金成雅苑

金隅大成·金成雅苑

平均价格 19000元/㎡

顺义

查看详情
国门智慧城商铺

国门智慧城商铺

平均价格 待定

顺义

查看详情
房贷计算 楼盘对比